我的退休十年

发布: 2013-4-02 17:31 | 作者: webmaster | 来源: 本站原创 | 查看: 817次 | 字号:

我的退休十年

文/鲁振田

    退休前我在西安市碑林区领导岗位上干了10年,前前后后做了20多年领导工作,2001年退休。时光如梭,回想起这10多年间,我的生活幸福而忙碌。我做了三件事,一是进入书画领域,为书画界的各方人士,特别是为老年书画界的朋友组织活动,热心服务;二是继续投入摄影领域,为众多影友做摄影培训和赛事活动;三是潜下心搞文学创作,出版了三本书:《南城墙》、《北美匆匆》、《灯笼在召唤》。回想起这十年,有朋友、有事干、有目标、有成绩,我认为“比工作时还忙”,“比退休前订的自我目标还要高”,这是我和大家谈心时常说的两句话。

    退休之后,日子平淡。昔日的社交活动日益减少,生活空间突然狭窄,在某种程度上让人产生孤独感。过去的同事逐渐疏远,原单位新老更换、人员变化,就是认识的人,也不如在位时那般热情,这时我体会到了人走茶凉的滋味。

    我的心态经历过一段复杂的过程,从“干革命”变成“过日子”,一切要从零开始,我给自己立言:忘记过去,不比现在,潇洒今天,走好明天。以老百姓的心态去对待周围的人和事,只要敢于自我掉价,融入广大的人民群众之中,一切都会调整得顺其自然。

    刚退休时,我曾给一家公司当顾问,身边全是年轻人,好像“近儿童者天真、近青年者活活泼”吧,大家在一起论天谈地,共同嬉乐,在心态、言行、观念上也受到一定的影响。我感到跟年轻人交往,把儿孙辈当朋友,才能让自己返老还童,很有情趣。

    过去我总认为活力与魅力是年轻人的事,然而在退休几年后我感悟这些不是年轻人的专利,老年自有老年的风景,青春虽然亮丽,但只不过是人生的一个阶段,它会随着岁月流逝,而保有青春的心境,才是生命中一道不变的风景。

    我的一生中有很多值得回忆的地方,我的个人经历与整个共和国的历史紧紧地贴在一起,退休后回首往事,总想把自己的过去有选择地记录下来,能让人们有所了解,有所交流,甚至在某些方面能相互得到一点启示。我把人生经历中的亮点、趣事和阅历中的变化情况归纳在一起,去追忆、去回味、去投入、去整理,写了一些回忆性的文章,但愿能作为西安的一段历史留给后人。

    出版第一本书《南城墙》,要感谢我的小孙女田田。有一段时间她总在问:“爷爷,你小时候西安是个啥模样,有河水、有灯笼吗?你们小时候玩些什么?”开始时我口述,但讲述起来比较凌乱,缺乏系统性。孙女正上小学,对我讲述的故事要求有情节和连贯性。于是,我拿起笔为小孙女写起故事来。小孙女对我童年的故事,西安的过去,人与动物和自然环境很感兴趣,我尽可能满足她的要求。

    有一天和两个老书画家闲谈,他们问我最近忙什么,我说给小孙女写故事,他们鼓励我坚持下去,写出自己的风格。

    一经写起,百事待定。和文学从不搭界的我突然感到身上的担子很重,好像给自己套上了重重的枷锁。硬着头皮边写边学吧!怎么想就怎么写,管他呢!写出来不行了自己看,留给家人,留给后代,也算留下一个真实的我。

    小时候我被摔成脑震荡,经常头痛,记忆力减退。参加工作后一次打篮球,投球不慎造成第二次脑震荡,从此记忆力大大下降,写这部书,需要回忆许多往事,这成了我的难题。经过一段时间的苦思冥想,在亲友、同事的共同努力下,往事逐渐浮现脑海,提高了我的创作进程。

    《南城墙》终于在2007年6月正式出版了,历时三年时间。著名作家陈忠实为《南城墙》作序,对这部52万字的散文集给予了很高的评价。“写西安,写过去,尽可能地保持了原汁原味,让咱老西安人看着亲切,能给后人留下西安文化”;“他的成长与命运使那些真情、柔情与友谊便显得弥足珍贵,而这些文字中流淌的情义则是这本文集的价值所在”;“在审稿中我经常忘了自己是在校对字、词、句,不由自主地当了读者,太吸引人了,虽然我不是第一次看书稿”;“65年时光的书页,我由轻松翻到沉重,由严谨翻到浪漫,厚重的传奇可以概括他的人生”;“他站在高高的南城墙上,用他的笔和镜头,真实地记录了一个时代的风景”……这是大家对《南城墙》的评价。

    2008年9月我的第二本书《北美匆匆》正式出版,2011年1月第三本书《灯笼在召唤》正式出版。

    修心养性练书画。退休后以我为主创办了“西安书画院”,联络西安地区广大书画艺术家,组织研讨交流和向社会推荐、传播长安书画派。为支持奥运申办,组织西安著名书画家集体创作大型中国画“祖国万岁”,献给了北京奥运会申办办公室。为支援贫困地区经常组织书画家泼墨作画,进行义卖。2010年初,碑林区老年书画家协会选我为会长,西安市老年书画研究会选我为副会长,我又把一部分精力投入到其中。碑林区老年书画协会成立十多年来,组织开展了很多活动,紧紧围绕着区上的中心工作搞得有声有色,为碑林区文化事业争了光,这个协会在碑林区老干局领导的直接关怀下,活动开展得丰富多彩而且很有实效。

    2011年西安举办世园会,西安书画院和老年书画协会全体会员集体创作了长达41米的两幅长篇画卷,献给了世园会。为迎接建党90周年我们又拿出60余幅作品参加碑林区委老干部局举办的“迎七一”书画展活动,还参加了省市举办的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书画展等纪念活动。

    我热爱摄影。2004年以前,我曾担任陕西省摄影家协会副主席,每年都要参与策划和组织陕西省摄影作品年度大赛。此后协会换届改选,我任协会顾问,2008年我被推荐当选为陕西老年摄影协会副会长,参与策划和组织了好多大型采风活动。在广大摄影者的共同努力下,近年来,大家去宝鸡、陇县、汉中、凤凰古镇、青海等地,结合民俗和自然风光,进行摄影训练,不断提高摄影技术水平。同时协会组织了人像摄影艺术、民族文化摄影艺术培训班,开设了新的摄影门类。很多影友经常聚集在一起,交流切磋,开展形式多样的摄影作品评选工作,丰富了部分机关、学校和社区业余文化生活。

    经常伏案写作,血压升高,眼睛晕花,身体每况日下,家人和朋友劝我注意休息,甚至夜深写作时老伴把电闸拉掉。但我感觉时间紧迫,总是想办法争分夺秒地做手头事情。

    步入老年后,心理也在逐渐变化。今年以来我突然感到自己留在世上的时间有限了,如何把一天过得有意义,如何能为大家、为这个社会多做一点贡献,这些想法经常萦绕在我心头。我从不高调论理,只想把自己所知道的东西记录下来,把西安悠久的文化传承下去。

    健康养生是我退休十年后才提出的目标,也是因过度劳累、身体透支后提出来的目标。这个警钟也许晚了,但是我想只要当即抓起还是有希望的。今后,我会更多地参加老干部局组织的各项活动,参加休闲度假,到大山河川采风、摄影,在劳逸结合中改善当前这种“退而不休”紧张繁忙的状态。

    退休十年,是我继续“工作”的十年,是为古文化传承尽心血的十年,是为广大摄影爱好者和书画艺术界勤奋奉献的十年,也是退休后光彩的十年。